章鱼蛋

Stark家的格兰芬多/
冰火/权游/敦刻尔克/
京阿尼患者/

[Dunkirk][空军组] Farrier/Collins 年少

*大约是HE/脑洞

*轻微ooc

*Collins是个善良的天使

*失去的总会以另一种方式回来

*我怎么废话这么多

 

————————————————

       Collins独自一人走在回军队的路上,昏暗的灯光一闪一闪,两只麻雀停在路灯上。他迈过光线,走入了无尽的黑暗,他还未脱去自己藏青色的军服,手里攥着一张Farrier和他在福蒂斯战机前的照片。

       距离敦刻尔克一战已经过去了五年。

       Collins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搭档五年。

       Farrier依然杳无音信。

       战争还没有结束。

       别人都说你死了。上校上尉中将大校。所有人。

       你不会死的。

       我从不列颠空战活了下来,Farrier。只要我活着,我就会去找你。

       再找多少年我也会会找下去。

 

 

       “你为什么这么伤心,飞行员叔叔?”一个稚嫩的声音打碎了夜晚的死寂。

       小孩子?Collins仰头看了看。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瓜从一个小阁楼探出头来,眨着眼睛。

        “你应该不会懂的,小家伙。”Collins把脚步停了下来,想了想,没有再说更多的东西。

       “因为打仗吗叔叔?我爸爸妈妈也都去参战了,他们说一打完仗就回来给我带礼物。我妈妈是个护士,我爸爸是个海军。但我倒是想像你一样当个飞行员。”小家伙滔滔不绝,摇着他满是棕毛的小脑袋。

        Collins笑了,因为孩子的天真可爱。他可能还小,没法理解战争背后的含义。

       “我最喜欢喷火式战斗飞机啦,等我长大了肯定能开那个飞机。实在是太酷了。”

       “而且你还会有个很棒的搭档。喷火式战斗机总是一起执行任务的。”Collins忍不住谈起了Farrier。我的,很棒的,搭档。

       “是吗!!我最喜欢的飞机就是福蒂斯系列啦!”小男孩转身拿出了一个福蒂斯一号的模型,兴奋地往前探了探身“你呢叔叔?你开哪种飞机?”

        Collins一瞬间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时隔多年,福蒂斯一号仍是他心里最柔软的那个角落。

      “福蒂斯。”短短几个字,卡在他的嗓子眼。

      “那你一定是个伟大的飞行员。”小男孩认真了起来,“你说我会像你一样优秀吗?叔叔?”

       Farrier对来皇家空军学院参观的小孩子特别温柔,Collins还能想起来他的样子。Farrier那时候蹲下来,轻轻地对那些小孩子说“你一定会成为皇家空军的一员的,我相信。”“我小时候就曾一直梦想当一个空军。”Farrier笑着点燃了一根烟,对年轻的Collins这样解释。

      “你一定会成为皇家空军的一员的,我相信。”

小男孩咧嘴一笑,眉眼间满是孩子气。恍惚间,Collins竟然仿若看到了幼时的Farrier。

       “……你叫什么名字,孩子?”

       “Farrier,叔叔。我叫Farrier。”








-fin-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