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蛋

凹凸世界吹/安厨/瑞厨
Stark家的格兰芬多/
冰火/权游/敦刻尔克/
京阿尼患者/

[Dunkirk][英法组/异乡组]Philippe(Gibson)/Tommy

 

*超短小甜饼。

*同居

*私设是…Tommy面对爱的人会有点害羞的主动/语言能力爆好。

*爱是和你睡觉有安全感

*内有表白/一小丢丢空军组

*是的还是我!上次产语言梗小甜饼的那位!

 



 

      “Merci.跟着我念。”

      “Me……Philippe,我觉得小舌音好难。”

      “前几周你念拉马丁的诗都念的好好的啊。Tommy。退步啦你。”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不起。”Tommy用他的眼睛愧疚地看着他,那双榛色的眼睛温柔而明亮。

      “不用说对不起。”Philippe低头亲了一下Tommy的额头。“大不了学不会我就教你一辈子呗。”

 

 

 

——————————

      “Philippe,快来陪我睡觉。好晚了。”

      “这不是刚换好睡衣吗。就来。”

       Philippe慢悠悠钻进了暖烘烘的被窝,软乎乎的枕头是他感到安全而幸福。两人面对面躺着。Philippe一直喜欢这么清晰地端详Tommy。忽明忽暗的烛光为他镀上了一层橘黄的光。乱蓬蓬的头发,清澈的眼珠,挺拔的小鼻子,薄薄的嘴唇。窗外蛐蛐在不懈地唱着爱情颂歌,窗帘没拉,能看到无数星星远远挂在天上,还能看到银河。我的星星只有Tommy,Philippe想。他还是这么好看。

      “原来怎么没这么积极让我陪你睡觉。”

       Tommy轻轻弯起嘴角,凝视着他。

     “怎么了。”

    “Vous écoutez.”(你听好)

      然后还没反应过来的Philippe看见Tommy深吸一口气。

      然后他清晰的感到心跳漏了一拍。

 

 

 

      “Je ne sais pascomment exprimer mes sentiments, mais je ne suis pas une bonne personne. Maisdès le premier jour que je t’ai rencontré, je pense qu’il y a une ententetacite entre nous. Tu es mon ange. Lire la petite langue est j’ai mis sur, afinde vous donner une surprise. J’ai envie de coucher avec vous, je veux que vousm’apprendre le Français. Je voulais aussi aller en France, vous voir de nouveauet voir votre famille. Et puis nous aurons un bel enfant, l’enfant va grandiren bonne santé, vous ne verrez pas la guerre, je le jure. J’ai peur de vousperdre à nouveau. Si plus tard, le vivre ensemble, vivre heureux ensemble et avécu jusqu'à la fin des temps. Je t'aime,tu es mon ange……”*

 

Tommy还没说完,就感到自己嘴唇被一股强大的温暖堵住了。

“Philippe!你……”

“够了——”他突然一下子把Tommy摁在床上,整理了一下Tommy乱掉的头发,然后再一次亲吻他,“你也是我的星星,我的天使。”

 

 

 

 

 

 

 

 

 

 

 

 

 

————————————

“你看你看,楼下那屋俩小男孩干啥呢。”

“你偷看人家恩爱小情侣干啥Farrier!!!”

 

 

 

 

 

 



 

 

 

————————————

“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感情,而且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善言辞的人。但从遇见你的第一天开始,我就觉得我们之间有一种默契。不会念小舌音是我装出来的,为了给你这个惊喜。我想和你安静的睡觉,我也想让你教我一辈子法语。我还想和你去法国再看看,见见你的家人。然后我们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那个孩子会健康的长大,不会再看见战争,我发誓。我很怕再次失去你。所以以后我们在一起好好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活到时间的尽头,好不好?我爱你,你就是我的天使……”










-fin-

[Dunkirk][空军组] Farrier/Collins 年少

*大约是HE/脑洞

*轻微ooc

*Collins是个善良的天使

*失去的总会以另一种方式回来

*我怎么废话这么多

 

————————————————

       Collins独自一人走在回军队的路上,昏暗的灯光一闪一闪,两只麻雀停在路灯上。他迈过光线,走入了无尽的黑暗,他还未脱去自己藏青色的军服,手里攥着一张Farrier和他在福蒂斯战机前的照片。

       距离敦刻尔克一战已经过去了五年。

       Collins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搭档五年。

       Farrier依然杳无音信。

       战争还没有结束。

       别人都说你死了。上校上尉中将大校。所有人。

       你不会死的。

       我从不列颠空战活了下来,Farrier。只要我活着,我就会去找你。

       再找多少年我也会会找下去。

 

 

       “你为什么这么伤心,飞行员叔叔?”一个稚嫩的声音打碎了夜晚的死寂。

       小孩子?Collins仰头看了看。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瓜从一个小阁楼探出头来,眨着眼睛。

        “你应该不会懂的,小家伙。”Collins把脚步停了下来,想了想,没有再说更多的东西。

       “因为打仗吗叔叔?我爸爸妈妈也都去参战了,他们说一打完仗就回来给我带礼物。我妈妈是个护士,我爸爸是个海军。但我倒是想像你一样当个飞行员。”小家伙滔滔不绝,摇着他满是棕毛的小脑袋。

        Collins笑了,因为孩子的天真可爱。他可能还小,没法理解战争背后的含义。

       “我最喜欢喷火式战斗飞机啦,等我长大了肯定能开那个飞机。实在是太酷了。”

       “而且你还会有个很棒的搭档。喷火式战斗机总是一起执行任务的。”Collins忍不住谈起了Farrier。我的,很棒的,搭档。

       “是吗!!我最喜欢的飞机就是福蒂斯系列啦!”小男孩转身拿出了一个福蒂斯一号的模型,兴奋地往前探了探身“你呢叔叔?你开哪种飞机?”

        Collins一瞬间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时隔多年,福蒂斯一号仍是他心里最柔软的那个角落。

      “福蒂斯。”短短几个字,卡在他的嗓子眼。

      “那你一定是个伟大的飞行员。”小男孩认真了起来,“你说我会像你一样优秀吗?叔叔?”

       Farrier对来皇家空军学院参观的小孩子特别温柔,Collins还能想起来他的样子。Farrier那时候蹲下来,轻轻地对那些小孩子说“你一定会成为皇家空军的一员的,我相信。”“我小时候就曾一直梦想当一个空军。”Farrier笑着点燃了一根烟,对年轻的Collins这样解释。

      “你一定会成为皇家空军的一员的,我相信。”

小男孩咧嘴一笑,眉眼间满是孩子气。恍惚间,Collins竟然仿若看到了幼时的Farrier。

       “……你叫什么名字,孩子?”

       “Farrier,叔叔。我叫Farrier。”








-fin-

[Dunkirk][英法组/步兵组/异乡组] Philippe(Gibson)/Tommy

*这俩语言梗太可爱了吧

*对这俩小可爱同居啦/TommyPhilippe都是天使!

*历史什么的完全忽略掉啦,他俩幸福就好。

*Philippe攻!

*希望大家喜欢这个小甜饼w

 

      ”Philippe……”

       英格兰岛的清晨阳光明媚而温暖,Tommy伸个懒腰,坐在床上。他其实一点都不愿意离开带着Philippe味道的被窝。他喜欢Philippe胜于Gibson这个名字。因为那是他的本名,他的过去。Tommy看着刚淋完浴的Philippe,认真地说,“早安。” 只裹着一件毛巾的Philippe轻轻低头一笑,漂亮的眼睫毛垂下来。Philippe现在听的懂一部分英语啦,Tommy很开心,因为这样他的情话可以晚上一点一点说给他听。

      “你也早安。”Philippe走近,俯身给了Tommy一个早安吻。

      “Philippe,那你教我法语。”

       啾啾后,Tommy仰头看着他说道。他也是心疼Philippe的,独自一人在不列颠,说着不列颠的语言。如果自己学了法语,是不是就会分担Philippe的思乡情呢,学了法语,是不是就可以离Philippe更近一点呢,何况我的Philippe他曾在敦刻尔克受过那么多委屈。

       Philippe稍显错愕,湖绿色的眼珠似乎在想为什么Tommy突然提出这个要求。他揉了揉Tommy蓬蓬的头发说“没有那么好学的呀,Mon Cheri。”*

     “我想学,求你啦。”Tommy撒了个小娇——我要学你的语言,我要和你用你的语言说话,我想了解你的一切,我想听你浪漫的卷舌音——而且他很坚决很坚决。

      “嗯……那你先听我念首诗?拉马丁的一首诗。”Philippe也坐了下来,轻轻搂住Tommy。

     “嗯。”

 

 

“Que le ventqui gémit, le roseau qui soupire,
Que les parfums légers de ton air embaumé,
Que tout ce qu'on entend, l'on voit ou l'on respire,

Tout dise :Ils ont aimé”*

 

       Tommy觉得自己要沉溺在Philippe的嗓音里了,那些小小的卷舌音轻巧也沉稳,像英格兰南方湖水上浮动的阳光,像初冬荒莽田野里的薄雪,像波尔派罗海鸟洁白的羽毛,像他曾听过最最动听歌谣。这是我爱人的声音,我爱人的母语,从他牙牙学语时便跟随了他一生。我爱他。

       “你再说一遍最后一句吧,Tommy.”

       “Tout dise : Ils ont aimé……?什么意思?”Tommy凭记忆尽力模仿着他的发音。但却完全听不懂。

      “很幸福的意思。”

 

 

 

 

 

--------------

“Tommy.”两人的“法语课”下课,Philippe又轻轻叫了一声他。

“嗯?”

“Je voudrais faire l'amour avec toi.”*

Tommy还是没有听懂,没有听懂一个字。但他扬起头,又吻了一下Philippe。

“我也爱你。”




-----------------------------------------------------------
*Mon Cheri是亲爱的的意思

*诗句翻译

风儿在呜咽哀吟,芦苇叹息哽噎,
上空气清新,飘荡着幽香璦璦,
愿眼前听到、见到、闻到的这一切
说:“他们曾相爱。”

(所以最后一句是“他们曾相爱”哦。

*“Je voudrais faire l'amour avec toi.”

就想爱着你。

Phillippe小可爱攻!!!!

-fin-

[DUNKIRK] [异乡组/步兵组][ Gibson/Tommy]无题

*剧向/梦境/轻微ooc/对不起可能有地理bug存在

*无法接受Gibson小天使最后死在海里

*语言梗/翻译器法语致歉/希望有法语dalao指出

*我爱他们啊。写不出一分可爱。

 

       他挣扎着直起身来。现在Tommy脑袋发涨,耳鸣不已。被海水打湿的头发粘成几缕。他尽力确定了一下自己的位置——防线之内,敦刻尔克海滩。德军飞机的轰鸣与士兵死亡的呜咽响成一处,海水不厌其烦地叫喊着,吞噬着支离破碎的驱逐舰与盟军散落的尸体。爆炸,轰响,叫喊。他现在的脑子里只有这些东西。Tommy给了那个黑发青年——Gibson?Tommy看不清楚他的名牌,一瓶捡到的水壶。黑发青年没有说谢谢,Tommy理解,就像他义无反顾地相信Gibson在那艘驱逐舰上是去寻找快速出口的。

       他们过不久后跟随一列逃英格兰高地兵团士兵入废船,和他们一起躲在船舱里。船舱里阴暗的发昏,其他士兵的聊天声进入耳朵里。Tommy瞥见Gibson的侧影,瘦削的轮廓却映着坚韧的线条,船舱里,他觉得Gibson眼里是唯一的微光。他只默默地看着Gibson深邃宛如宇宙的眼睛。Tommy的意识又有点模糊了——时间到底过了多久、德国兵又打了几个弹孔……他只祈求海水赶快涨上来,这样他和Gibson就可以回家。

       Tommy出生在波尔派罗,那个阳光还比较明媚的海滨城市。他还记得自己少时曾在田野里和哥哥弟弟骑过小马,在残夜将尽的时候起床喂鸡眺望英吉利海峡的彼端。他父亲还曾参与过一战,那时候父亲也不过只是和他同岁。Tommy学习并不很优秀,清瘦的他常常旷课去海边一坐一整天。因为不善言辞,学校里的姑娘不喜欢他,年青的小伙子也不喜欢他。他只是喜欢安静的独处。直到希特勒打响了二战,丘吉尔和那些上层的立即做出命令,不列颠所有的男孩子都去抗战。Tommy应召挎上枪穿上了军装,远远得在法国境内同德军作战,虽然活着到达了敦刻尔克的防线内,但也面临更危险更压抑的命运。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的一句话一个命令就改变了千千万万英国,甚至法国德国少年的人生。但又能怪谁呢,战争就是这个样子的。弹雨纷飞,命悬一线。现在他只有一个信念。

活下去,回家。

        ……………………………………………………

        ……必须有人下船……德国间谍……说话……

       时间是太粘稠了吗?Tommy尽力让意识清醒,睁开他自己的眼。

       这群高地兵团的士兵拿枪抵住Gibson的胸口

       不,不能针对Gibson。Tommy先想到的是这个。他一下子把救过他好几命的黑发青年护在了身后。“他救了你们这么多人的命”“那让他说话”高地兵团的那个领头士兵仍然咄咄相逼。

      说话啊!说话啊!他催促着Gibson,用胳膊肘频频催促着他。

     “……Français,……je suisfrançais.”

      Tommy听见这个黑发青年慌张地吐出这几个字。这是Tommy第一次听见Gibson说话。应是幻觉,他竟觉得这几个别扭的卷舌音有一种诡异的浪漫。喔……法国人。这个Gibson忽然变得有点陌生,同样的黑发和阴郁的黑眼珠,但Tommy甚至不知道他的真名是什么。

       但Tommy已经没有办法再知道了。几番逼迫Tommy和Gibson就快被那群高地兵团的人扔下船去,但海水从弹孔猛地倒灌进船舱,士兵们先是用尝试手堵住弹孔,但很快那群人就放弃而弃船逃跑。海水涨势太过迅猛,将Tommy整个人攫住,粘稠而深邃的海水使他无法呼吸,但他依然用手在寻找他的法国同伴。在一片黑暗中,他牵住了谁的手,一定是Gibson,Tommy想。他用力握住那双手,尝试把Gibson往舱口拖。但他没能逃出,最后一点点的意识被海水吞噬殆尽,唯有握住的那双手。

 

 

 

---------------------------------------------------------------------

……………………………………HEY!HEY!

谁在握着自己的手和摇晃自己。Tommy意识到。他猛地一下子醒来。

黑头发,和那双黑眼睛。Gibson。法国人。

Tommy有些错愕,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和自己应该已葬身大海了才是,明明感受那么真实。他摸摸自己干干的衣衫,发现自己置身于法国防线。自己是在什么时候昏倒在法国人的地方了呢,他眨眨眼睛。

法国人看着一脸茫然的Tommy,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

“Philippe.”他说,“Comme jeviens.”

 

--------------------------------------------------------------------------

翻译:

“……Français,……je suisfrançais.”=法国人,我是法国人

“Philippe.”他说,“Comme jeviens.”=“Philippe.”他说,“跟我来吧。”

 

【完】